首页>刑事风控视野下的律师费被冻结事件
刑事风控视野下的律师费被冻结事件
2018-06-30 00:00:00

近日,网上爆出上海行仕律师事务所银行账户被江西省鹰潭市公安局冻结了300万。江西省鹰潭市公安局给出的理由是:上海行仕律师事务所所承接的余某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中,余某某家属转到律所账户上的300万元律师费属于涉案赃款。这事一曝光,刑辩律师界一片沸腾和争议,纷纷在探讨警方是否有权冻结已经交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费?警方冻结已经交到律师事务所的刑事辩护律师费是否合法、合理?作为专业的刑事风控律师,我们认为,在法治意识尚未上升到更高台阶时,与其在此讨论警方的冻结律师费的合法性、合理性,还不如在接案时做好刑事风控。


我们在办理大量案件的过程中发现,在案件的委托、承接和办理的过程中,家属、承办律师以及承办律师事务所均会涉及到下列刑事法律风险:

一、被认定为共犯的刑事法律风险

即律师在承接法律咨询或者法律顾问时,因提供的法律服务内容不当而导致被认定为共同犯罪。例如,就本案余某某所开设的公司进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情况来看,如果余某某的公司在开业之前就以公司的名义聘请律师做法律顾问或者到律师事务所进行法律咨询,律师接受公司的委托,并为公司逃避刑事法律风险而出谋划策的话,那么该律师在公司被查处时,极有可能被认定为共同犯罪而被追究刑事责任。


二、涉嫌辩护人妨碍作证罪的刑事法律风险

如果我们辩护律师在办理刑事案件过程中实施了帮助犯罪嫌疑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作伪证的,那么,我们就有可能触犯《刑法》第三百零六条规定:“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伪造证据,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三、涉嫌隐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刑事法律风险

如果我们在接案时,明知当事人所交付的律师费是犯罪嫌疑人犯罪所得,那么,承办律师以及律所事务所就可能涉嫌触犯《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的规定,承办律师以及律师实务均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上述情况,律师事务所收取的律师费极有可能被警方等有权机关当成赃款予以冻结、划扣。



作为刑辩律师,我们的职责就是为当事人提供刑事法律服务的,如果某一天,我们因承接某一业务而沦落到被警方等公权力机关认定为违法犯罪,被警方等公权力机关侵害了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奔走相告的境地,那么,我们在以后的业务承揽过程中又如何让当事人相信我们的专业能力,如何让当事人相信我们有能力为他家属服务呢?因为在此时,在当事人的意识当中,你律师连自己的权利都保护不了,你又有什么能力去保护我的亲属呢?为此,刑辩律师在接案前进行刑事法律风险的评估和审查,并进行事前防范,显得尤为重要。

那么,刑辩律师在接案时,就收费而言,应该怎样防范有可能代理的不必要的刑事法律风险呢?经过多年的经验总结,我们认为以下几点注意事项至关重要。


一是做好律师费来源的区分和审查工作,区分和审查是否属于明显的赃款、赃物、非法所得。即在接案时,我们应向当事人询问律师费的来源,并在接案笔录中载明,如果是属于明显的、有证据证实是赃款、赃物、非法所得的,或是明显的同案犯代为支付的,就不能作为律师费收取。


二是委托合同要规范化,工作量要细化。即对于重大、疑难、复杂的案件,律师服务费不搞一口价,应像去饭店吃饭的菜单一样,细化每一项服务的收费,体现律师事务所收费的合理性,以免被认为是收费不当。


最后,律师难做,刑辩律师更加艰难,我们一定要加强律师本身的执业刑事法律风险的识别与防控。